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试笔】等待题目-转学晚餐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7-10-05   


当玻璃杯里的最后一滴黄色如排泄液的啤酒从沿口滴下来,程晨仔细地看着透亮透亮的空杯子,得意地向对桌喊着:看,干了,你呢?

对桌的安航和肖强两个愁着屁脸的小头小脸男生,顿时开始附和:女中豪杰!哈哈!好!干得好!

一听见这话,本来有些晕的程晨心里更是没理由地激动起来:“再来再来!”

坐在程晨左边的林姝骊一只手挽着程晨的胳膊,一只手努力地给自己倒酒。不过她好像真的到不进去,晃晃悠悠天一半地一半,似乎杯子口太小而啤酒瓶口太大……

安航看见了,扯着大嘴巴奚落道:“哎呀,卖酒的婆,但手不熟耳!哈哈……”,说完起身提起自己身边的酒瓶子呼噜噜给林姝骊把酒倒满。

“我今天,特别开心……”程晨突然压低了声音,仿佛旁边有人在听,或者她发觉了什么异样一样,凑到离四个人都近的地方,说“不对,不开心……因为,我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我就要转学了。”

林姝骊听见程晨这么说,更加紧了紧挽着程晨的胳膊,另一只手伸过来抓住程晨的手指,紧扣起来。

肖强没有听明白,摇晃着脑袋和手里半空的杯子:“什么,你转学?你高升哪里去啊?”

“我今天请你们过来,就是要宣布,向你们宣布,向我们好哥们儿,姐妹说,我,程晨,要,转学回S省了!哈哈,这就是散伙饭了。安航,肖强,来,骊子,哈哈,我的码子,喝吧喝吧,祝贺我!”说完程晨眉头小皱了一下,猛喝了一口,差点抢出来。这估计是程晨人生到现在第一次喝这么多酒,以前只是在爸爸喝过的酒瓶子里倒出最后粘在酒瓶里的一点来尝尝鲜。

安航听到这里,仔细看着林姝骊和程晨的手,和这个平时不怎么说话,有些内向,现在却这么豪放海饮的女孩子,觉得她好像应该不是在乱说酒语:“程晨,你再说说,你转学到哪里?”

“S省啊”程晨扶了一下眼镜,镜片上已经密布小污点,看着有点晕,酒的作用更加让她觉得看不清了,“我户口是S省的,不能再这里高考的。我得回去读高三,在参加高考的,我就要走了,所以,就要离开你们了……”说到这里,程晨感觉自己喉咙里有液体呼隆隆的上蹿下跳,带着些胃液的酸和酒的冰辣,一阵打嗝,出来了好多二氧化碳。

对的,程晨父母90年代从S省到G市做生意,一直忙于挣钱,外乡不同于老家,什么都是从零开始,程晨一直成绩不差,而且乖巧懂事,所以父母都没有花太多时间管她的学习。不过,在程晨上了高二之后,父亲朋友一个年级相仿的儿子正好高三转校,和他聊天,父亲才知道,不是本地户口不能再本地高考的事情。起初,父亲也准备托人找找关系看能不能办一个本地户口什么的解决这个事情,一番努力之后无果,才开始计划回老家考试的事情。父母都觉得愧疚,因为户口的原因让女儿折腾,感觉是自己的失职,就悄悄在准备,没有打扰到闺女正常的学习和生活,直到高二下学期的五月中旬,才慢慢告诉程晨。而今天,是父亲为自己买好启程车票的日子,离开的时间进入以小时为单位的倒数。

除了林姝骊和班主任老张在上个周末知道这件事之外,在场的小伙伴和整个高二一班,没有一个人提前知道这件事。程晨在这里的宣布,自然让肖强和安航震惊。

在这里的这三个人,安航和肖强是程晨的“镇塔党”,这是肖强给提出来的名词,来源是镇妖塔。从高一入学到现在,程晨和他两都同桌过,而且就是那么凑巧,每次换位子,他们两个都在程晨的四方格区域里。天立中学的课桌都是双人的,同桌共享一张长方形桌子,和前一张或者后一张桌子就构成了四方格。两年来,四方格中总有他两个在,而且两个人都是话唠,上课下课不停地讲话,多数时候都让程晨觉得开心,很愿意和他们胡扯闲谈,所以就自然成为了好朋友。

说来也是奇怪,在高中这个青春荡漾的时代,据说各种激素都在上下汌动,会影响情窦开放,可是程晨和这两个人走得这么近,却真的没有什么悸动发生过。反倒是对另外一个坐的很远,而且没有什么机会说话的男孩子含情脉脉,让他成为自己心里的一个窟窿,用什么都填不上,一想到这个人,程晨心里的窟窿又大了一些。

林姝骊和这两个“镇塔党”可不是一路的,她是程晨的苦难闺蜜,她们虽然生在不同的家庭环境里,但是总有几乎同时出现的相似的苦恼。高一入学军训认识到现在,不知道吵了多少次架,为对方伤心了多少次,到第二天又会是好朋友。她们曾经晚自习逃课到图书馆旁边漆黑的小道上对着树林大喊心中的不愉快,听着随声听里的悉尼迪翁声嘶力竭地跟唱My heart will go>,因为心血来潮半夜把一个来宿舍乞讨的姑娘送到里学校半个多小时路程的派出所,害的寝室管理员太婆找不到人,打电话通知班主任发动好几个老师去找;啃不出难搞的物理力学题一起含着笔头骂“破出题的这么变态”;趁体育课逃出去给她心里喜欢的人买生日礼物,结果回来时被保安关在门口让班主任来领人……

林姝骊眉目清丽,气质脱俗,天生的大眼红唇白皮肤,眼睫毛又长又翘自带眼妆,一颦一笑都甚是惹人关注。倒不是如诗经说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可是,跟那两年电视台最火的热播剧《玉观音》里的女主安心的扮演者孙俪还真是有几分相像,只是林姝骊的下巴更消瘦一些,显得脸更小。在程晨心里,林姝骊就是校花,最美最善良又最重情义的校花。两个人睡在上下铺,打水吃饭看书自习跑步偷偷上网吧,几乎形影不离,牙刷都是放一个杯子里,简直是超级死党闺蜜。林姝骊的骊字,语文课将文言文的时候,老师特地提出来说过,是黑马的意思,之后程晨就叫她码子,一语双关,说如果自己是个男的,就娶她,所以这么叫她谁都不吃亏。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试笔】等待题目-转学晚餐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试笔】等待题目-转学晚餐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