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读后感

教育是一首诗——读马卡连柯的《教育诗》有感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4-02-22   

如果退回到两年以前,我是不愿意读马卡连柯的。那个时候,每当在随园综合楼的旧礼堂里,听到从老师嘴里吐出的苏霍姆林斯基、卢梭、夸美纽斯、杜威、狄德罗……我的灵魂就会飞出窗外,或是飘到楼旁的那棵古银杏树上,或是飘到西山教师公寓前的那架秋千上,亦或是飘到宁海路上的那家鸭血粉丝店里。尽管老师念道他们的名字时眼睛里都会闪烁着亮光,但我依然提不起半点兴致,每每都要哈欠连天。以前总感觉,像陶行知、杜威这样的大教育家只是属于他们的那个大时代。社会背景千差万别,学生素质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的教育思想对我来说没有多大作用。

但是工作以后,在和孩子们的接触中,我的思想发()生了一些变化。这类书不再那么深奥,对我来说不再那么遥不可及,我也不再是耐着性子看它们。它们变得与我的思想是相通的,可以感染我、启迪我。

马卡连柯苏联早期著名的教育实践活动家和富于创新精神的教育理论家。《教育诗》是他最有名的著作。他曾说过,教育是像诗一样美好的科学,尤其是教育新人的过程更加如同诗歌创作一样,其间充满着艰难困苦的探索,同时也极富浪漫传奇的色彩。马卡连柯始终强调了一条教育原则:“尽量多地要求一个人,也要尽可能地尊()重一个人。”他在教育工作中十分尊重学生的人格,因为在他看来,学生本来都是好的,是“普通的孩子”、“没有违法的儿童,而有的只是那些和我一样充分享有幸福生活权利的人”。在改造这些青少年犯罪者的过程中,他对工学团的学员不但不厌恶,而是欢迎他们,一开始就和他们建立起一种平等的彼此信赖的友谊。

受过马卡连柯教育的卡拉巴林,曾回忆了他在高尔基工学团当学员时,马卡连柯如何尊重他、信任他,使他走上新生的历程。卡拉巴林曾是一个失足少年,马卡连柯到监狱去领他,当马卡连柯和监狱长一起替他办理出狱手续时,马卡连柯亲切地要他暂时离开办公室。当时,卡拉巴林对此并不理解。过了十年后,当卡拉巴林已经是一名人民教师时,马卡连柯才告诉他说:“我当时所以叫你走出监狱长的办公室,是为了使你看不见担保你出去的条子。因为这个手续,可能会侮辱你的人格。”卡拉巴林说:“马卡连柯注意到我的人格,可是那时,我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是人格。这是他对我的第一次温暖的、人道的接触。”

卡拉巴林的变化历程,说明了尊重信任在教育中的力量。马卡连柯正是运用这一力量,激起了少年违法者和流浪儿童的自尊感,把他们从自暴、自弃、自卑、失望和堕落的深渊中解救出来;使他们燃起对生活的热爱、对前途追求的火光。

我们的学生虽然不是失足少年,但是在行为习惯上却有许多不足,有些学生在品行也存在诸多缺失。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像马卡连柯那样通过尊重来达到教育学生的目的呢?教师在面对学生的缺点或过错时,应保持平和的心态,正确接纳学生身上出现的问题。有时不妨佯装不知,旁敲侧击,给他们一个台阶下,给他们足够的尊重。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过错,这样效果或许更好。

班里有个胖胖的小男孩,总是喜欢打别人。无论男生还是女生,只要有同学惹到他,他就会伸出胖胖的小手给别人一拳,把班里很多学生都打哭过。我屡次找他谈话,但他还是频频闯祸。一次,做操时,他偷偷讲了一句话,被我听到了,我却发了极大的火。我把他拽出队伍,想把他拽到队伍后面去。他反抗着,就是不肯过去。他虽然只有8岁,但是实在是太胖了,我根本拽不动他。我把手一松,他摔倒在地。周围看到的学生都哈哈大笑起来。他爬起来,握着小拳头,好像要跟我抗争到底的样子。我突然意识到,跟他用蛮力是没有用的,我必须得讲求方法。慢慢地,对于他的小过失,只要是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装作不知道。他把其他同学打哭了,我也会帮他分析利弊,还会站在他的角度安慰他。他闯祸的次数反而减少了,现在也很少听到有同学说他去打其他同学了。

《教育诗》充满着马卡连柯的智慧和他作为灵魂工程师的匠心。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珍贵的生命,他们是一个个思想独立、精神独立、个性独立的人。我们要做的,就是伴着他们、引导他们健康成长。并在这过程中,用我们的心灵悉心享受这美丽的“教育诗”。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教育是一首诗——读马卡连柯的《教育诗》有感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教育是一首诗——读马卡连柯的《教育诗》有感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