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En  .    Forgive.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4-03-11   

那天,晴,我像孩子一样开心。那天,我在某个寺庙的屋檐下小躲过一场雨。我裹紧大衣,面对如此寂寞的天地。说不出话,雪落在脚边没有声音。 萧敬腾动情的唱着《原谅我》,我感动的一塌糊涂。听他的歌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爱原来有舍得,我爱过,我才懂。 昨天是冬至,上午上完英语课后。和小凡回宿舍放下书。收拾了下,就赶去‘冰峰’吃水饺。 到那里时候,还不到十一点,但人也已经不少了。今天吃饺子的人果然很多。 以致于我们等了接近一个小时,才吃得到。也算小小的开心了一下下吧。 心安理得的吃完后,就往学校撤。经过前卫路小学。我 看到了很多孩子,都背着双肩包,像我当年一样。欢快的飞跑。那时候,我也背着双肩包,扎着辫子。绝对没有任何的烦恼。屁颠屁颠的虚度着我的童年。 就和小凡说,果然还是小时候美好啊。无欲无求。

后来,恰巧,前两天看小说,见到过句话。说,我们总是在以前无忧无虑的年纪强装忧愁,却在真正忧伤的岁月里遗忘了申诉的告诫。觉得,是有那么点意思。 那是在下午,宿舍里就我一个人。后来,就这样一句话 。让我花了整整一下午,回忆了我好几年的青春。从什么时候开始,到什么时候结束。 其实,我现在已经十分十分的厌倦,一点都没精力再把那些疼痛爱恨换种方式或者心情去叙述下来。或者,干脆像一个旁观者似的,讲述下来。懒的再去回忆那些了。该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吧,这样的生活也很好,不是 ? 无论怎样,总是要活下去的 啊。 我从小就爱幻想,从小就爱做梦。胡思乱想些根本不着边的东西。满脑子幻觉。一直到现在还是 ,真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我记得我在读小学时候,真的是天天天天,双手托着下巴,望着天空。一遍遍的幻想。 我总幻想着自己是触犯天规被贬入凡间的小仙子。承受着每天写作业的痛苦。
我觉得总有一天自己会功德圆满而被拯救,我想象着会是在学校开运动会的时候,所有老师和同学站在操场。
太上老君带着众多神仙在云端喊我的名字。
我会在所有老师和同学的注视下,踩着云朵,风风光光的和他们回天庭。
就这样,很多年就过去了。 昨天晚上,回到宿舍后都很晚了。然后宿舍三个测控专业的相继回来。给我们讲述着,她们聚餐的情形。后来,就一直聊阿聊。

我现在,白天很少上扣扣的。觉得,没一点意思。就晚上睡觉前,进空间看看大家的心情。然后,昨晚睡的着实有些晚。把某学长的日志几乎看完。很是震惊。 你不知道的事。 是的,这个世界上,就是有好多你看不到的事。它们安静的存在着,直到有一天,你发现。否则,将永远不可知。我之前,在中学时代,很少接触“愤青”。不知其确切含义。 后来,才略有所知的。-和和,很了不起的称呼。让人敬佩。于是,我就想,我终归是不属于这一伟大行列的。我平凡的存在,平凡的生活。没有任何抱怨,对于宿命,或者安排。 我接受的心安理得。活的平平静静。所以,可能,就是这个原因,才让我对愤青特别佩服吧。 今天,早上六点多些。舍友喊着,下雪了。我从睡梦中惊醒。激动的赶紧起床上厕所。 终于下雪了。我想很多人都会这么想。后来,我上午时候,给山菜发短信。告诉她,保定这破天气,别的地方下雪的时候,它不下。别处不下了,它倒开始闷闷的下起雪来。当大雪覆盖了河北的大多城市时,保定的天气却格外晴朗。 她埋怨到。海南更邪恶,别的地方下雪的时候,它不下。别处不下了 ,这里也照样不下。我偷笑。 雪并不大,不是我们熟悉的鹅毛大雪。早上和小那去南院上高数时候,有几次差点滑倒。真是悲剧。我就又给小那讲述着我小学时候,那可爱的学校的 可爱的校门口的那可爱的坡。总是义无反顾的将我在每个有雪的冬天滑倒。并乐此不疲。为此,我很是纠结了好几年。 后来,终于,在五年级时候,果断离开它。没有一点商量余地。姐也不是好欺负的,和和。 中午,班里组织聚餐。小那因为有事。所以去了石家庄。留我自己,协同宿舍四个同学在‘大雪’中奔赴‘根据地’。接受八路军的热情服务。 聚餐过程很常规。必然有人轮着敬酒。必然有男生找女生来唠嗑。必然有人喝醉。必然有人在这样热闹的场合里心情却格外低落。心里空空的,看看手机。想发个短信。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就这样而已。拍照,留念,茄子,定格。 走在回来的路上,我拿着跟随自己的诺基亚手机,抓拍大家的样子和笑容。以及,雪后初晴的天空。我突然想起金城武。想起《心动》里面他总是躺在屋顶天台上。望着灰色的蓝色的白色的晴朗的阴霾的天空。然后,拍照片。一盒子的照片,然后送给她,告诉她,这是我想你的时候的天空。 确实,下雪了。我以前说过,下雪后拍照片寄给虚竹的。但是,今天却一点都提不起精神。雪还事不够大,还是没能够把一些东西掩埋。 之前同学,总询问着。我 现在过的怎样。我说还好还好。内天,四级英语考试前,我给几个关系特别好的朋(说说心情)友短信加油助威。后来,珊有回说我都不给她打电话。 后来,我就给她回过去。她的声音没有变。我想这辈子恐怕都是变不了了。我问她现在什么发型。她说头发长长了些。好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暑假她都一直留在新疆,没有回来。 她还埋怨着(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En  .    Forgive.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En  .    Forgive.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