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读后感

商亦非商——读柳宗元《宋清传》一文有感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4-03-19   

在中国的传统思想中,商人的社会地位是很低的。柳宗元敢于打破世俗陈旧观念,为商人立传,这本身已是惊世骇俗的行动;况且他在肯定这个商人的同时,又敢于揭露某些达官贵人们的卑劣嘴脸,一正一反,做了鲜明的对比,这需要多么深刻的见地和多么大胆的勇气!文章中的主人公宋清是个义名远扬、却又获利甚大的药材商人,居住在长安西部药市。其经营特点,第一是货真。药材讲求产地,很多是产于山林川泽之中,宋清则专门收购好药、良药,所以从深山老林中携带来药材的人,至长安后一定会慕名投奔到宋清处,宋清也一定会热情接待,收价优厚。第二,在医工中声望高。长安医工开出药方,如能得到宋清处的药材辅助,则肯定易售,所以都赞誉他。第三,在患者中可信度高。各类疾病患者,都愿意到宋清处购药,希望早日把病治好。第四,服务态度好。顾客上门,无论贫富,宋清都会高兴地回声相应,来人或未带钱,打欠条赊药者,也照样给他好药。虽积券如山,宋清却从未登门索帐。或从未谋面,从遥远处打欠条取药者,亦未曾推辞过。至年终,估计不能得到报偿时,辄(zh椋?苁牵┓偃??詹粡脱浴S捎谝陨纤牡悖??运吻宓拿??笫ⅰ?/F>市人因其行为异于常人,或嘲笑他是个痴呆荒诞之人,或猜测他是个有德之人。宋清听后却笑道:“我是个追逐利润,以求养活老小的人,非有德也;但是嘲笑我痴呆荒诞,亦大谬特谬了。”接着作者介绍了宋清的“逐利之道” :他经营药材已四十年了,累计所焚借券有一百数十人之多,其中有的后来成为朝中大官,或地方的节度使等,他们的俸禄高,回报也大,赠送财物给宋清者,连续不断。有些人不能立刻回报,而真正赊死的不过千百两银子,并不影响他的富有。宋清取利于远,故得利也大,不像一般小市民,一旦拿不到钱,就变脸发怒,再不然就开骂,相互仇视,那些人斤斤计较,心胸狭隘得很。我看痴傻愚蠢的大有人在,正是这些人。宋清确实由此得到大利,又不干荒诞不经之事,把握住他的经营之道不动摇,所以他终于成为富人。登门的顾客更多了,影响更广了。所有被贬黜、罢职、仕途失意之人,宋清親与接谈,视之落魄者,亦绝不怠慢其人,必与好药如故。一旦其人重被起用,则更加厚报宋清。其远取利皆类乎此。文章最后,作者写出感慨说,我看现今与人交往的,几乎全要看对方当前权势如何:权势显赫者,争趋之;势落者,则避之犹恐不及。极少类似宋清这样作为者。世人都说:这叫“市道交”。可叹呀!宋清也是闹市中的人,今之交往人者,有能望回报如宋清如是之远的吗?幸亏有“庻几”(语出《周易?系辞下》:“颜氏之子,其殆庻几乎!”颜氏之子,指孔子弟子颜回。“庻几”本意“差不多”,此处借指贤者)之人,如像宋清这样的贤者,使天下的穷困废辱之人,很多得以不死了。“市道交”岂可没有呢?有人说:“宋清不是市道中人”,我认为,宋清居于闹市,不按市侩的态度、方法对待人,然而居于朝廷、居于官府、居于庠塾或乡()里以“士大夫”自命者,反而争先恐后地争为市侩小人之交不已,不是可悲么!这样看来,宋清不仅是与市人不同而已。文章写宋清致利之道,中心围绕着“义” 、“利”二字,义中有利,利中有义,区别就在于远近和大小。对义和利的关系问题,提出了创新的见解。“义利之辩” 是中国哲学史上长期争论的问题之一。孔子最早提出义和利是对立的关系。他在《论语?里仁》中明确宣布:“君子喻(明白、知道)于义,小人喻于利。”孟子则进一步把“仁、义”和“利”对立起来。荀子则认为,“义与利者,人之所两有也。”(《荀子?大略》)。又在《荀子?荣辱》中说:先义而后利者荣,先利而后义者辱”。墨子(名墨翟,生活与孔子同时代)与其一派人却()认为,义和利是一致的,“义,利也”(《墨子?经说上》)。汉武帝时代的董仲舒,根据孔、孟的观点,强调义与利、道与功不能并存,主张:“正其谊(合乎正义的。意同“义” )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见《汉书?董仲舒传》)。柳宗元则认为,义和利对于君子来说是统一的,既非对立,又无所谓先后。在这个问题上,确是发展了墨子的观点。他再三称赞宋清:“清,市人也,今之交有能望报如清之远者乎!幸而庻几,则天下之穷困废辱得不死亡者众矣”。总之,他在《宋清传》中所持义、利统一的观点,和在《吏商》文中的观点一致,起着互为验证作用,因此可视为“姐妹篇”,写作时间大约也相距不远。宋清其人其事看来皆真。据唐代李肇《唐国史补》记载:“宋清卖药于长安西市,朝官出入移贬,清辄卖药迎送之。贫士请药,常多折券(折毁债券,表示不再索取)。人有急难,倾财救之。岁计所入,利亦百倍。长安言:‘人有义声,卖药宋清’”。《唐国史补》所记自开元至长庆间事,共三百零八节,自序称:“纪事实,探物理,辨疑惑,示劝诫,採风俗,助谈笑,则书之”。宋欧阳修《归田录》自称仿此书而作,可见该书可信度较高。《鞭贾》一文则写了与宋清相反的一名奸商及其受骗者的故事。文云:“市之鬻(y??簦┍蓿?肀蓿┱撸?宋手??浼郑╦i啵?凹邸钡墓抛郑?鄹瘢┮宋迨??卦唬骸拔逋颉薄?椭?浴拔迨?保?蚍?ǖ屯纺?希┒?ΑR浴拔灏佟保?蛐∨?弧拔迩А痹虼笈?槐匾晕逋蚨?罂伞S懈徽咦樱?适校ǖ绞谐∪ィ┞虮蓿?鑫逋颍?忠钥洌?湟?冢┯唷J悠涫祝?蛉?荆ㄇ??鲋澹┒?凰欤ㄊ嬲梗?皇悠湮眨ò盐沾Γ??蝈控疲ú凰扯?仪阈保┒?恢玻ㄖ保??湫兴?撸?蝗ヒ焕矗?幌喑校ń樱??浣谛嗄?ê冢┒?尬模ㄎ疲????鹱Γㄖ讣祝???坏闷渌?睿ㄇ罹。??僦?H(piāo,轻)然若挥虚(空虚,形容它“轻若无物”)焉。余曰:“子何取于是而不爱五万?”(富者子)曰:“吾爱其黄而泽。且贾(卖)者云(说“”)。” 余乃召僮(童子)爚(yu瑁?没鸺尤龋?谌人?兄螅┨酪藻???蜻p(s???八佟保?杆伲┤豢荩?裕ɑ野咨?┤话祝?颍ù忧埃┲?普哞伲▃h欤?僮又?担?梢匀净疲┮玻?笳呃?玻ㄒ岳?砍晒庠螅?8徽卟辉茫?挥坛种??辍:蟪龆?迹??莱だ众妫ǔぐ参鞅庇泻捍?だ止??铺毂?蠓稀Z妫盒逼拢┫拢?硐噗y(d欤?撸??虼蠡鳎ㄓ昧Υ颍??拚鄱??濉⒘??碹y不已,坠于地,伤焉。视其内则空空然,其理(纹理)若粪壤(粪土,比喻不值钱的东西),无所赖者。今之栀其貌,蜡其言,以求贾(贩卖)技于朝,一误而过其分(份量)则喜,当其分则反怒曰:‘余曷(通“盍”,何不)不至于公卿?’然而至焉者(真的当上了公卿)亦良(很)多矣,居无事,虽过三年不害;当其有事,驱之于陈力(贡献才力)之列以御(治理)乎物(事务),以夫空空之内,粪壤之理,而责其大击之効,恶有不折其用而获坠伤之患者乎!?”[!--empirenewspage--]该文层次分明。第一层次是描绘鞭商内心的心理变化:来人问价时,脱口而出要价五万,意在试探,当顾客还价五十时,心知遇到行家,故俯首而笑。若还价五百则假作小怒,以进一步试探,如为五千,心知遇到“傻瓜”,却故作大怒,以迫使人上钩;直至对方付出五万时,内心已是心花怒放,表面却显得不舍,再三叮嘱一番。描写骗子的丑态惟妙惟肖。第二层次写受骗上当者内心的心理变化:初为向友人夸耀;次为不肯承认上当;再次确认受骗后仍不肯抛下;直至最后吃到苦头,才懊悔莫及。第三层次总结教训,点出士大夫阶层中亦有类似的施行骗术者,“栀其貌,蜡其言”,骗得朝廷信任,一旦朝廷需用,必将败露真相。当然受骗上当,获得“坠伤之患”的,是朝廷本身。在《与杨京兆凭书》中,柳宗元描绘这些人是:“无之而工言者,贼也”,“无之而不言者,土木类也”。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商亦非商——读柳宗元《宋清传》一文有感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商亦非商——读柳宗元《宋清传》一文有感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