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笔记 > 综合信息

三月麦田(四)

读书笔记   发布时间:2013-10-26   

我看着他的邮件反思了很久,我并不能全然把造成这痛苦的原因归于麦田一个人,我又何尝不是帮凶。从一开始,我就不该把自己困在我所谓的忠诚里面。我也不懂他的沉默是因为爱情们实在太缺少沟通。所以我们之间的不理解和误会越积越多。我以为我是给他足够的空间和自由,他以为我是从不肯走不出一步,与他去面对一段新的时光。实在太不确定他那么飘渺的对待我,连基本的联系都没有,他从来没有给过我任何肯定的信息。仁慈的上帝呵,请你告诉我作为一个女生,我该怎样走出那一步,才能使这样一个男人认定我愿与他同甘共苦陪伴他的心。

室友们对我和麦田的结束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评价,我不记得是徐娅楠还是谁对我说:“三月,其实你早该离开他。”他们觉得我的身边有那么多爱慕者,把感情浪费在长相普通的麦田身上,这样为他付出,根本不值得。值不值得,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为着那安心的感觉,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我一点也不怨恨他,我说我恨他,其实是骗他的。我想如果他知道我恨他而不是默默忍受对他没有一星半点的怨恨的话,心里应该会好受一点,不必怀着沉重的负疚感去接受下一段爱情吧。这样,他遇到的下一个女生,也就不需要痛苦的去猜测麦田心里是否还住着别的女人,也就不用千方百计想要同一个逝去的女生去抢夺他的心。

后来,时光的车竟轰隆隆的开到了我生日的站台。我忍不住忧伤的心情,给他说第二天是我生日。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对我说“生日快乐!”上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已经久远到我记不起。这学期开学以来,我就连工作也极其避免与他的接触了。

春回大地,而成都是一个没有春天的城市。我告诉自己,过不去的都过去了,我们依然活在阳光下。莫失莫忘,我不再留恋我的世界。

悠长的日子里,我尽力过自己的生活。也遇到了很多人发生了很多故事,甚至还有爱情。但是我却一直习惯了时不时关注麦田的生活,我总是有意无意的进入他的空间,一条一条的看他的心情和一切他的动态,并且删掉自己的访问记录,当然极少的偶尔会留着。后来还悄悄关注他的微博。我不知道我两年来一直这么默默关心他的举动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时候的我,已经有了其他让我伤心难过的人和事了。

有时候觉得我就像茨威格写的那个陌生女人一样,但又不一样。因为那个女人一生都至死不渝的爱着那个作家,她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她明确她爱他。可是我呢,我不知道,那我这么这么长的时间里一直偷偷关注他到底为了什么?我也不可能像那个女人一样,直到他们的孩子死去,直到她结束自己的生命,才给那个作家写了那封长得像小说的信,告诉他她的一生是怎样为他活着。我从来不敢拿一生做赌注。敢拿一生赌的人,前提是得自由的一生。

大二已经快要结束了,由于我们大三要搬回老校区去,所以学校现在已经在开始做搬迁工作了,一个年级整体搬迁是一件极其庞大的工作,所以最后那一个月搞得十分紧张。一年多来,麦田主动找我,就是因为搬迁的事。我们的搬迁方式分为自发和跟校。大多数人都选择了自己联系搬迁,麦田问我自己搬迁还是跟学校搬。我和室友们商量的是自己联系车子搬迁,他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们一起搬。当时我的心情,真的可以用激动来形容。我没有想过他还会联系我,更没想过他竟然邀我一起搬校区。

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袁坤仪向来不相信麦田,她们都对他表示担忧,因为麦田是那种只交代一次,不会再一遍一遍重复的人,由于那段时间大家都很难联系到车子,而麦田又不与她们交代清楚细节,袁坤仪便十分不安。后来,她和何梦洁便觉得跟其他一起走了。我和徐娅楠和钟歆瑶决定跟学校一起搬迁。我把这一件事告诉麦田后,麦田很生气,他说我不是早告诉你们搬迁的时间了么。是啊,这么久他一直不曾变过,就像对待我对待感情一样,他绝不轻易表露,只要决定好的就很难有变故。他才不会理会别人是否心急如焚、焦虑难安,更不会察觉因为他的缄默,我毫无把握不确定的心。

他对我说:“随便你。”当时我就明白了,这一次他真的很生气。他说随便的时候,就是他最气愤的时候。这个看法后来我从他那里得到了证实,他的空间也发表着这样一条说说。此刻,我竟不知道我是了解他还是从不了解。这也是他第一次对我说“随便”。我知道他是把我打入了绝对的冷宫里,再也不想让我的名字重见天日。

我总是会做很多梦,并且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更严重的是我无法从中清醒过来,每天早晨我都要在意识清醒和肉体沉溺梦境之间苦苦挣扎很久。钟歆瑶说她能感觉到我一直处于神经极度紧张的状态,我说我很累。我一面享受梦境带给我的奇异感受,一面又因做梦而睡不好觉痛苦。那时候,我长时间没有办法睡个好觉,白天在现实中清醒着,晚上在梦境里清醒着。又加上比较沉重的学业和工作负担,本身就容易生病的身体大有垮掉的趋势。在复杂的家庭关系和愁苦之中,我已经很明显的感觉出自己的精神濒临崩溃之地。

人间多少失意事,更有多少失意人。我知道我该乐观的看待这人世,但是很多人都是禀性难移,谁能真正做到完全的脱胎换骨。我想起《前尘》的女主人公伊的一段话,我倒是极为赞赏和认同的:草草人生,什么不是做戏的态度,何必苦思焦虑,自陷苦趣呢?我向来只抱游戏人间的目的,对于谁都是一样的玩视,所以我到不感到没有同伴的寂寞,而且老实说起来,有许多人表面看起来,很逼真引为同伴的,内心各有各的怀抱,到头来还是水乳不相容,白费苦心罢了。

然而,我又是个极易感到孤独并陷入孤独的人。很多人都说我不容易向人敞开心扉,很难有人能真正走入我心里。大概自己和别人对自己的认识都是片面的,所以,我向来对别人的评价不肯定也不否定。“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是怎样的一个人?”这已经是一个哲学范畴的问题,不是我们一言半语就可以妄加断定的。 (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E层楼网)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三月麦田(四)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三月麦田(四)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