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综合信息

妈妈,您原谅我吧

发布时间:2018-05-15   来源:读书笔记

今年的母亲节注定过得不愉快,因为妈妈生气病倒了。我打算母亲节那天回家看母亲,给她过一个母亲节,可惜,妈妈不接纳我对她的感恩了。我为此很郁闷,百无聊赖,就像一个被人冷落的丑小鸭,只好委屈地呆在自己的一个角落里默默流泪。我也是一个孩子的妈妈,在母亲节的前一天,我破例地收到一束康乃馨。这束康乃馨是读高中的儿子,在回家的路上给我买的。孩子拿着康乃馨到家的时候,花儿还依然鲜艳芳香。第一次收到代表母亲高尚情怀的康乃馨,我感到很惊喜。孩子毕竟长大了,懂事了,知道对自己的妈妈感恩了。儿子给了我一个热烈地拥抱,我心里很欣慰,作为一个妈妈感到骄傲和自豪。
我把这束康乃馨插在花瓶里,注视良久。想起前几天妈妈对于我的嘱托和告诫,仿佛妈妈不久的将来,要永远地离我而去。看到这束康乃馨,我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妈妈,难道您就不能原谅我吗?我长这么大,还没有送您一束康乃馨呢。我多次给您打电话,您总是不接我的电话。您知道我有多伤心吗?难道您就不给我一次向您承认错误的机会吗?
清明节那天,我和大姐大吵一架。妈妈,您表面上没有生气,其实您还是站在大姐的立场上了 ,您总是宠着她,娇惯着她,任她肆意非为。按照当地的习俗,清明节祭祖,给失去的亲人到墓地去烧纸,这是非常有讲究的。必须赶在清明节之前的单日子,双日子不能去烧纸,没有特殊的情况是不能在清明节当天烧纸,民间讲究早清明晚十月一。清明节是鬼节,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个节日,相当于我们活着的人过春节,因此,一切要赶在清明节之前,提前让失去的亲人准备买他们需要的东西。我们都早已准备好去回家祭祖,大姐偏偏往后推迟,我觉得她这是对祖宗的极为不敬。谁家过日子不忙呢,再忙也要准时祭祖。她一贯为所欲为,根本不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放在眼里,让我和弟弟们等她赶来,才能去坟地烧纸,我从心里不佩服她。
其实,我和她的怨恨早已深埋在心中很久。她总是一意孤行,爸爸在世的时候,就对于她的自私行为感到不满。就说今年她回家过春节的事情吧。按照农村的风俗习惯,出嫁的姑娘不许在娘家过春节。在娘家过春节,是让家里人十分介意的。这当然是农村的一种偏见,有点重男轻女的倾向,或者说,那时人们的思想还相当守旧,其实男女是平等的。尤其是现在大多数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如果不让女方回家过年看望父母也是不公平的。姐夫很通情达理,同意和她一起在咱们家过年,也是为了帮助妈妈您多做些家务,减轻妈妈做家务活的负担,毕竟妈妈上了年纪,体力不支,腿脚不那么灵活了。还因为,弟弟们上班,逢年过节还要值班,都很忙,住在镇上楼房里,都不在您的身边。妈妈您也愿意她回家过年,可是,为什么您单单不让我带着孩子回家过年呢?您总是说姑娘回家过年,不吉利,担心弟弟们的日子不好过。
您对于我和大姐是两个政策,她可以打破清规戒律,怎么都行。妈妈,这些我都能容忍,而且,我也很理解妈妈的心情。对于她在娘家过了年,而不去婆婆家走亲访友,我极为不赞赏她。她很自私,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因此,姐夫也很生气,那天晚上姐夫生气没有吃晚饭,甚至连夜就要返回自己的老家,去看望自己的亲人。妈妈,您应该劝说大姐,也要和姐夫回他的老家看看,过年谁不想念自己的亲人呢?谁都是父母养的,谁都想自己的父母,况且,姐夫已经没有父母在世了,他非常想看看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大姐却执意不回去,认死理记着仇,说人家弟弟妹妹在她困难的时候没有帮她。妈妈,大姐多么自私!即使以前和弟弟妹妹们不和睦,到了春节也要走动走动,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和和睦睦有什么不好?
初二那天早晨,我在客厅里坐在沙发上和姐夫谈话,询问他们什么时候回老家,我们和孩子是否可以同路,一起坐车回北京?大姐在里屋听到我们的谈话,气呼呼地走出来,狠狠地瞪我一眼,看到我和姐夫说话她十分不满。回到厨房里她咬牙切齿地说:“你就是撑得没有闲事,不赶紧做饭,谁让你提醒他回老家了,他原本就为这事和我闹别扭呢”。我也气呼呼地说:“你们的事,我才不管呢。我只是问问他什么时候回北京。”反正只要和姐夫说话,她就不满意。好像我就是她的情敌,这对于我来说是极大的侮辱。一年才回家一次和他见上一面,大庭广众之下和他说说话,她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为此,这些年,我从不去她那里,姐夫感到很纳闷,怎么姐妹之间不来往了?
最让我气愤不过的是,她总是剥夺我说话的权利。我说什么话题她都感到很反感,她总是看不上我。清明节那天,我刚回到家,收到朋友一个微信消息。我们聊的话题是,老年人该不该和家里人住在一起的问题。因为,朋友的一个亲人去世了,一个人独居,冻死了,没有看到任何亲人。大姐听到我们聊天的话题,斜着眼耷拉着脸说:“谈那个话题干什么?多丧气!说点高兴的事情,东拉西扯的有什么用?”这个话题怎么了?什么是东拉西扯?同龄人在一起说点现实生活有什么不对?她在家里不让我说话,必须让弟弟妹妹谈论她喜欢的话题。她的孩子考上大学了,她的孩子打工挣钱了,她的孩子在公司里得到奖励了……
我正在沙发上玩手机,一只耳朵听她滔滔不绝地讲述的时候,儿子给我打来了一个电话。“妈妈,报告您一个好消息,这次月考我的数学得全班第一,发了一张奖状。”我接到这个电话非常惊喜,为孩子的进步感到骄傲和自豪。“妈——,您外孙子数学得了一个奖状。”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大姐不屑一顾地说:“考个第一算个屁,考上大学才是能耐呢”。我本来是想让妈妈和我一起分享孩子成长的快乐,没想到却让她泼了一瓢冷水。妈妈,要是大姐不在家,您听到这个消息是多么高兴,因为我知道您特别重视孩子的成长教育,无论哪个孩子,只要取得了一点成绩,您是非常骄傲的。大姐在家,您就只听她的话题,这对于我来说心里非常不平衡。妈妈,您这样庇护着她干嘛?您有退休费,有养老金。她有几个破钱,有几座楼房,就是谈话的资本?就是唯我独尊?孝道能以金钱多少来衡量吗?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