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综合信息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 【秦世欢杨笙】

发布时间:2018-03-15   来源:读书笔记

一场车祸,秦世欢撞死了准丈夫杨笙的妹妹杨歌。两年囚禁,杨笙用铁链把她死死的困在了的别墅,让她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秦世欢以为人生不过如此了。后来她眼瞎了,心死了,才明白她与杨笙之间永远隔着一座坟

第一章 忌日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二十五岁就死了,七十五岁才埋葬。秦世欢就是给自己这样定义的。
天边雷声轰隆,如瀑的暴雨瞬间就倾覆了下来。秦世欢安静地坐在落地窗前,紧紧抱着光洁的双腿,内心不起一丝波澜。她蜷缩起赤裸在空气中的脚趾,把腿拢得更紧,却牵动了脚踝间粗重的铁链一阵“叮叮咚咚”的声响。一间空荡荡除了床什么都没有的屋子,还有脚上彰显处境的铁链,构成了秦世欢这两年来全部的生活。门外突然传来防盗门打开又关上的动静,秦世欢浑身一僵。一个表情阴霾的高大男人浑身湿透了站在门口。男人棱角分明的脸被湿哒哒黏在头上的头发遮住了一半,发梢还在滴着水珠,深灰色的西装因为被浸湿的关系已经变得幽黑一片。他死死地盯着背光坐在窗前的女人,艰难地分辨着她的表情。杨笙……秦世欢在心中默念男人的名字。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就如狂风暴雨般冲了过来,带着浑身的煞气接近,冰凉的双手扣住她的手臂,强迫她的脸死死地贴在落地窗的玻璃上。“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杨笙开口,声音里满是悲凉和阴沉。“杨歌的忌日。”秦世欢看见倒映在玻璃上自己呆滞的眼睛,默默在心里补上一句“也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杨笙突然微微松开了身体的压制,一只手从秦世欢的裙子里探了进去。秦世欢闷哼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痛感还没过去,杨笙越发狂暴,大手揉弄的力度像是要把她血肉都捏碎。“我有时候恨不得你去死,但要是你死了谁来给杨歌赎罪呢?”明明是无比贴近的距离,杨笙咬牙切齿的话却像是把秦世欢往深渊里推。男人满带情欲的动作不停,目光却冷静地可怕,另一只手稳稳地解开皮带和扣子。内、裤轻飘飘地落在脚边,秦世欢艰难地承受着身后干涩的撞击,手臂内侧被摩擦得发红生疼。施暴的男人是她结婚两年的丈夫,也是她从进了杨家门那一刻就拉她坠入地狱的恶魔。两年以前他们还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眷侣,教堂前口口声声的誓言还没凉,意外顿生。去酒店宴席的路上,杨笙六岁大的妹妹杨歌,被秦世欢迎车一撞,当场毙命。笙歌笙歌,杨笙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妹妹。秦世欢永远都忘不了杨笙从酒店大门冲出来看到这一幕时眼底的绝望,和抱着血肉淋漓的杨歌跪坐在血泊里声嘶力竭地冲她喊。“秦世欢我要你偿命!”后来,她就被活生生的囚禁在这个房间里。毫无尊严的禁锢和羞辱磨灭的不止是一个人对生活的希冀,还有她曾经缠、绵入骨的爱情。杨笙看着她越是死气沉沉的样子心情越是暴躁,他空出扣住她腰的一只手,揪住她披散一背的长发,狠狠地往后一拉。“啊!”秦世欢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破碎的表情装载着满脸的泪水,印入杨笙的眼中。“你所尝的痛苦,不及杨歌十万分之一。”等到杨笙终于发泄完毕,抽身而去,秦世欢也像个破布娃娃一样瘫倒在了地上。“只要你还活着一天,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杨笙高高在上地看着她,随即摒之若弃地啐了一口口水,抬步离开房间。“砰”的一声巨大的关门声震得秦世欢身体一颤,心底密密麻麻的疼痛像窗外持续凌虐的暴雨一样,经久不息。

第二章 罪有应得
大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凌晨才渐渐停下来,车辆驶过贱出巨大水花的声音吵醒了睡梦中的秦世欢。睁开朦胧的眼睛,她才发现自己就这么在地板上睡过去了。修长的双腿暴露在冷空气中已经被冻得微微僵硬,难以支撑她从地上站起来。铁链拖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声音,秦世欢打开卧室的门,就闻到了满屋子冲天的酒味。散落一地的空酒瓶子,随着瘫倒在地上的男人无意识的一脚“咕噜咕噜”地滚动了几圈。杨笙苍白的脸上干涸的泪痕明显,宿醉让他的眉头紧锁意识涣散。他身后的白墙上赫然挂着一张硕大的婚纱照,支离破碎的玻璃将照片里笑得开怀的两人的脸,分割得斑驳。秦世欢眼里露出一丝哀愁,转身去浴室拿了一块湿毛巾,复又走到杨笙面前。大幅度的肢体动作并没有把他惊醒,只是嘟囔了几声反而往秦世欢的怀里又钻得更深。还带着热气的湿毛巾轻轻地擦拭着他脸上的憔悴和狼藉,秦世欢深深地看着杨笙满是胡渣却依旧帅气的面孔,瘦弱得只剩皮包骨的手指不由自主就碰触了上去。这个男人曾经是秦世欢触手可及的梦和未来,却没想到后来的狂风暴雨都是他赐予的。或许前半生的美好时光都是她偷来的,代价是一条人命。“小歌……小歌……”杨笙口吐呓语,神色痛苦,猛然间就挣开了眼睛,将秦世欢惊慌失措来不及闪躲的样子收入眼底。放在他脸上的手来不及收走,就被他粗暴地挥开。“不要碰我!不要用你沾满了杨歌血的手!碰我!”秦世欢本就是跪坐在地上的,膝盖以下早已经没有知觉,顺着杨笙的力就倾斜着跌坐在了一边,手臂也狠狠地磕在玻璃酒瓶上,瞬间青肿了一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秦世欢低垂着头,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眼眶砸在地面。她以为自己的心早已经在无休止的羞辱和厌恶中麻木,实际上只是自欺欺人。杨笙站起身,发出冷冷地嗤笑声。“不要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我家杨歌才是真正的无辜。”说完不再看她一眼,杨笙修长的腿跨过匍匐在地上的秦世欢的身子,没有丝毫留念的离开。直到听不见男人沉重的脚步声,秦世欢才缓缓的抬起头,叹了一口气。紧锁的大门和厚重的铁链禁锢的是她的自由,杨笙所有憎恨的言行就是鞭挞她灵魂的荆棘,一寸一寸的剥夺,直到只剩躯壳。杨歌是无辜的,她秦世欢何尝又是罪有应得?就算杨笙再怎么不善待秦世欢,还是请了保姆照顾她的衣食,那个身材高胖的中年女人按时送来了今天的午饭,以及一颗紧急避孕药。“杨太太,快吃了吧。”保姆尊敬的语气和她轻蔑的神色严重不符。外面的人看不见,她这个每天出入这套房子的保姆可是一清二楚。这个看似装修得华丽温馨的房子实际上是监牢,而秦世欢则是个因为撞死了丈夫妹妹而被囚禁在这里赎罪的杀人犯。

第三章 逃跑
秦世欢脸色惨白地看着手中的药丸,心痛的在滴血,仿佛她吃的不是简单的避孕药,而是穿肠剧毒。如果是两年前,她比谁都期待能早日怀上杨笙的孩子,那是证明他们爱情的结晶。更何况,秦世欢很喜欢小孩子。但是如今,就算杨笙同意她怀孕以及生下宝宝。她也不想让宝宝面对这样破碎的家庭,和宛若仇人一般互相折磨的爸爸妈妈。思及此,手里的药丸被放进嘴里,秦世欢拿起水杯仰头就是一大口咽了下去。保姆放心地退出了卧室,杨老板交代一定要完成的任务,她没有哪次敢失误过。客厅里传来收拾打扫的声音,“乒乒乓乓”嘈杂一片,秦世欢有点困,却被吵得无法入睡。她侧躺在床上分心听着外面的动静,不知道什么时候客厅突然安静了下来,秦世欢眼皮愈发往下耷拉。突然“吧嗒”的开门声传来,惊醒了昏昏欲睡的秦世欢。保姆的脚步声回荡在楼梯间,却是许久都没有关门的声音。她心里一动。小心翼翼地下床,佝偻着身子用手提着脚上的铁链,不让它发出一点声音,慢慢地靠近门口。从门缝里露出一只眼睛,她果然没有在客厅里发现保姆的身影,以及朝外大开的防盗门。秦世欢脑子里刹那间一片空白,心底有个断断续续的声音在催促她。“快逃吧,逃离这个牢笼!再不走就没机会啦!”仿佛有根无形的牵引绳在把秦世欢往门口拉,她弯腰紧张地小跑过去。眼看着一只脚已经跨了出去,保姆突然从楼梯口冒出来。“啪”的一声从地上传来,同时受到惊吓的两个人惊魂不定地看着对方。保姆脚下赫然是一个打碎的水晶摆件。那是结婚的时候杨笙的父亲送的贺礼。当初装修新房的时候,杨父忍痛送了他们好几套自己收藏的珍品,就陈列在客厅的博古架上,包括新家的杯盘容器,都是杨笙从黑市搜刮回来的极品古董,曾经秦世欢还哭笑不得地说他像个暴发户。怪不得最近总感觉房子里的东西少了,原来是她。借着倒垃圾的掩饰,保姆偷偷从房子里拿走值钱的物品,却没想到会撞上想逃跑的秦世欢。“杨太太想去哪?”保姆强做镇定先发制人。秦世欢难掩脸上的惊恐,一步一步往后退,她心里打着转,着急的想着应对方法。“我……我们打个商量,我不把你偷东西的事情告诉杨笙,你放我走吧!”保姆眼神一闪,思考着秦世欢的话可行性,却又在瞬间推翻了。杨笙是哪号人物?响当当的杨氏集团总裁,如果她放秦世欢走的事情被他知道了,丢掉这份高薪的工作事小,能保住这条小命就不错了。但是她偷东西的事情,也是绝对不能让杨先生知道的。看着瑟缩在一边的秦世欢,保姆顿时恶向胆边生。反正这个女人是个不被重视的杀人犯,杀了她,再伪造一个是她自杀的现场,一切不就解决了么?“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咦?太太你身后是什么?”秦世欢神情紧张地回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余光却瞟到了保姆手里高高举着的花瓶。来不及闪躲,花瓶猛地敲了下来,瞬间在她头上四分五裂。秦世欢感觉额头一热,赤红一片的血光闯进眼睛里。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