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发布 > 综合信息

人间最贵是情真

发布时间:2018-07-12   来源:读书笔记
二十多个小时的长途火车,我已不知不觉间坐了十几趟,这次终于可以说是最后一趟了。刚刚经历了分别,身心俱疲,我怀着既难以割舍又终于释怀的复杂心情踏上了归乡的列车,因是中途上车,车厢内十分拥挤,人们多数是从遥远的新疆出发,归向同样遥远的故乡。 费了很大的力气安顿好,终于能够坐下,无意间打量身旁坐着的陌生人,不觉心底一凉,这竟是一张“亡命之徒”脸,在我二十几年的生命历程中从未见到过这样一张丑陋的面容,说得更透彻些,竟是奇丑。黝黑的皮肤,颧骨高耸,嘴巴虽位居下游竟也不甘落后,争着向前凸起,只是因为过于瘦削,两腮深陷,没了饱满的风度。试想,若是褪去脸上的那层皮,整个头颅将于骷髅无异。这样的一张脸,尤其是从侧面望去,其面目可以说是触目惊心,这像是一张久经饥荒之年的面容,每一缕皱纹、每一寸皮肤都在诉说着昔日的艰辛。加之,他头上生长的皆是桀骜不驯的卷发,连同鬓角的两团盘结在一起,使得原本就有些戾气的面孔失去了最后的整洁。总之,很难将其与好人联系到一处。 旅途伊始,他只是问我至何处下车,我直言,后又交谈寥寥数语,暂且无话。若是一直无马拉松话,我对他的印象恐怕就停留于以上的叙述了。长途火车上的时光尤其漫长并且难熬,我们的交谈便是从凌晨时分开始的,正常的作息时间一过,就再也睡不着,他是健谈之人,谈话的对象都已睡下,周围只剩下我一个还貌似清醒,于是开始攀谈。我并无过多的阅历,因而他谈到的多是故事,而不是对于事情的看法,他谈到他的所见所闻,当然还有最近他在边疆的生活情形,事实证实了我的猜想,那张沧桑的面容的确是来源于经久不息的艰辛与忍耐。再精彩的交谈也无法抵御困倦,他高速旋转的大脑因长时间的运作也不得不减速乃至停止,终于他结束了一天的巡回交谈休息了。临睡前硬是把他的外套塞给我,见我披上才罢休。 喧闹了一天的车厢安静了,温度下降的车厢里我浑身温暖,细细想来才发觉自己的肤浅,人们不免会以貌取人,我之前竟会取笑这类人的无知和浅薄,如今看来,我自己才是最无知和浅薄的。我无视一颗劳动者的美好心灵,却纠结于一副沧桑的面容。可见,人的高尚与否须得将自己放入到真实的情景中才能见分晓。